辽阳市| 堆龙德庆| 沁水| 施秉| 泌阳| 阿荣旗| 分宜| 麻江| 黄陵| 滨海| 宜州| 凤城| 独山| 互助| 土默特左旗| 都匀| 青冈| 汤原| 都兰| 栾城| 丰城| 河北| 杞县| 德格| 辉县| 深泽| 蒙山| 南溪| 云浮| 泽普| 湖口| 秦皇岛| 满城| 鄂温克族自治旗| 平湖| 长葛| 靖安| 乳山| 沛县| 富县| 安溪| 屏南| 繁昌| 科尔沁左翼后旗| 阿鲁科尔沁旗| 通榆| 廊坊| 包头| 鹰手营子矿区| 荣成| 雅安| 祁县| 陈仓| 建始| 乡城| 兰坪| 富源| 岢岚| 祁连| 罗城| 丹巴| 定襄| 巍山| 翠峦| 辽阳市| 寒亭| 禄劝| 五华| 芜湖市| 沽源| 安福| 玉山| 平邑| 岱山| 叙永| 阎良| 柏乡| 临汾| 宜都| 乌兰浩特| 安平| 顺德| 聊城| 垫江| 沁县| 澜沧| 中卫| 谷城| 广昌| 长宁| 鄂托克前旗| 太仓| 美溪| 东至| 清河| 大方| 武穴| 凤翔| 南部| 祁连| 平武| 哈尔滨| 咸宁| 灵璧| 资溪| 民和| 叶城| 白云矿| 沁水| 宿豫| 昆山| 民勤| 桂平| 大丰| 嵩明| 剑阁| 田东| 海伦| 泰宁| 富阳| 德保| 定襄| 永丰| 泾川| 廉江| 寻甸| 泸县| 通城| 轮台| 安龙| 代县| 盖州| 涟水| 景宁| 连平| 阿城| 大名| 齐河| 瑞安| 万安| 英山| 宜兰| 贵德| 当涂| 昌乐| 延寿| 江口| 万盛| 海口| 广汉| 荆州| 耒阳| 礼县| 晴隆| 台南市| 长阳| 宜宾市| 防城区| 浙江| 吐鲁番| 翁源| 肇东| 龙海| 贵溪| 福鼎| 涪陵| 安吉| 巫山| 南海镇| 灵台| 宜君| 宿迁| 大田| 施甸| 玛曲| 邵阳县| 巴南| 咸宁| 岳池| 朔州| 桦南| 零陵| 舞钢| 庄河| 晋城| 舒兰| 泰兴| 新野| 泸水| 遵义县| 略阳| 广宗| 武定| 拉孜| 平塘| 莎车| 沙圪堵| 延庆| 阳朔| 若尔盖| 朝阳县| 登封| 南城| 临江| 株洲市| 平武| 南丰| 宁蒗| 平南| 克山| 息烽| 庆云| 洛川| 八公山| 武威| 南宁| 同安| 长寿| 陈仓| 凤冈| 北京| 乌海| 南阳| 河池| 庆云| 亳州| 台湾| 吉木乃| 萧县| 沧县| 伊吾| 叙永| 瑞丽| 横县| 宣威| 社旗| 达孜| 内江| 西平| 彬县| 凌海| 双鸭山| 瑞丽| 龙江| 黑水| 肥东| 宁津| 洪雅| 新源| 扬州| 定陶| 海淀| 冷水江| 盐边| 比如| 偏关| 扶沟| 榆社| 始兴| 阿荣旗| 武昌| 鄢陵| 密山| 建平| 威尼斯人注册
东方网 >> 历史频道 >> 正文
我要投稿   新闻热线:021-60850333
杨照:正确理解先秦时代的“国”

2018-12-15 12:30:29

来源:澎湃新闻 作者:杨照 选稿:郁婷苈

原标题:杨照:正确理解先秦时代的“国”

  由重重透镜看过去,长期被扭曲,很不容易看清楚的历史现象之一,是周朝的“国”。古史上的关键事件,是秦始皇统一六国,而这一事件又是从春秋就开始的国与国争斗兼并的最高峰。东周开端时,封建制的体系里有几百个“国”,然后“国”的数字一路减少,到公元221 年,只剩下最后一个,也是唯一一个,那就是“秦”。

  但“国”是什么?“国”长什么样子,我们真的知道吗?想到“国”,讲到“国”的时候,我们心中很自然地浮现的图像,是疆域国家,也就是可以在地图上画出每个“国”的领域,“国”与“国”之间有疆界,从这里到那里属于这“国”,过了这条线,则属于那“国”。

  关于战国时期,大家都知道“战国七雄”,也几乎都知道这“七雄”是秦、齐、楚、燕、韩、赵、魏,还知道这“七雄”的地理分布,秦在最西边,齐在最东边,楚在最南边,燕在东北,韩、赵、魏则是从原来的晋分出来的,处于中间偏北的区域。

  但往前推,推到春秋时期,有一个相应的代表性名称,是“春秋五霸”。“春秋五霸”的概念,其实和“战国七雄”决然不同。

  “七雄”指的是当时仅存的几个主要的国家,“五霸”说的却是五个人—— 齐桓公、晋文公、宋襄公、秦穆公和楚庄王。“七雄”可以用地图概念标示出来,这七个“国”差不多就覆盖了当时的中国。但“五霸”不是,“五霸”的政治势力,不是疆域式的。

  这中间牵涉了从春秋到战国,很不一样的“国”的形态。那个时代,有很多“国”错落分布在这块地方,我们可以找到许多“国”的所在,但“国”与“国”之间没有明确的国界。

  过去一百多年间,有过几位真正下苦功的学者,如顾栋高和陈槃,他们将先秦史料彻查过,一条一条比对,想办法还原画出古地图来。他们找到了许多春秋时期有记录的“国”,在地图上把它们标记出来,给了我们一个重要的修正观念,那就是春秋的“国”数量惊人,在数百之谱。

  然后到了1943 年,侯外庐先生首先提出了一个关于“国”的新理解—— 城市国家说(侯外庐《中国古代社会史论》)。这是什么?侯外庐主张从西周到春秋,文献上所提到的“国”,其实就是一个“城”,是一个“城”的体制,而不是常识中有领土,领土中有村镇分布的形态。

  侯外庐提出的意见,在中国撼动不了根深蒂固的传统看法,没有得到太多的重视。反而是在日本,有两位研究“东洋史”(日本人对中国历史的称呼)的学者,受到了启发,并借鉴西方古希腊的历史,差不多同时进一步发展了“城邦国家说”。

  这两位学者,一位是贝冢茂树,另一位是宫崎市定。他们从中国古代史中划分出一段特殊的“城邦时代”。从西周到春秋中期,中国分成许多单位,每一个单位,诸侯之“国”和大夫之“家”,是一个个独立的城,借由封建制让这些独立的城联结起来,构成了周朝的政治系统。

  侯外庐

  《战国策·赵策》中记录了一句话:“古者,四海之内,分为万国。城虽大,无过三百丈者;人虽众,无过三千家者。”这句话显示到战国时代,人们仍然留有对于之前“城邦时代”的记忆,而且清楚意识到自己所处的环境,与之前时代的差异。

  我们当然不必认真相信古代有“万国”,“万”只是用来形容数量众多的概数。和战国时相比,原来的“国”数量一定是极多的。《逸周书·世俘解》中记录武王伐纣,一共灭了99 个“国”,自动臣服的有652 个“国”。古文献里也多次提到,武王第一次发兵翦商时,大会孟津,来了“八百诸侯”。这些数字,都显示了那个时代的“国”一定不大。对应《战国策·赵策》中的说法,那么一个“国”的规模,是每一边几百米的墙围出来的城,城里住着顶多万人左右的居民。

  这样的主张,在后来出土的周朝考古遗址中,进一步得到了证实。例如1998—2000 年在河南焦作挖出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城,北边的城墙长295 米,另外三边都是270 米长。城墙的高度约9米,城基最宽的地方有5 米,城上方则大约3 米。

  综合文献和考古资料,我们能够重新整理这一段古史。之前提过,新石器晚期,可能在夏人手中,有了夯土技术的突破,开始了较大规模的城墙工程。夯土需要动员大量人力,也就同时促成了中国国家组织的第一步关键扩张。早期的夯土城墙规模较大,周朝以后的,反而变小了。如何解释这样的现象?

  早期只有少数掌握特殊动员能力的部族,才有办法筑城。筑城是一件少有的大事。能组织、安排筑城的部族,拥有高阶的统治地位。然而随着夯土技术的普及,再加上统治形态的改变,到了周朝,筑城已经不再是多么稀奇、多么了不起的事了。较边缘的地方、较少的人,都知道如何筑城,都有能力为自己筑一座城。这种条件下筑起的城,规模就不会那么庞大惊人了。于是,有一个时期,在中国这个地域范围内,大家竞相筑城,两三百年间,绝大部分聚落都重新规划了自己的居住区,改造为以“城”为中心的居住形态。

  (本文摘自《讲给大家的中国历史:从列国到帝国》,杨照著,中信出版社2018年10月)

上一篇稿件

下一篇稿件

杨照:正确理解先秦时代的“国”

2018-12-15 12:30 来源:澎湃新闻

标签:学到 博彩游戏 南阳街

原标题:杨照:正确理解先秦时代的“国”

  由重重透镜看过去,长期被扭曲,很不容易看清楚的历史现象之一,是周朝的“国”。古史上的关键事件,是秦始皇统一六国,而这一事件又是从春秋就开始的国与国争斗兼并的最高峰。东周开端时,封建制的体系里有几百个“国”,然后“国”的数字一路减少,到公元221 年,只剩下最后一个,也是唯一一个,那就是“秦”。

  但“国”是什么?“国”长什么样子,我们真的知道吗?想到“国”,讲到“国”的时候,我们心中很自然地浮现的图像,是疆域国家,也就是可以在地图上画出每个“国”的领域,“国”与“国”之间有疆界,从这里到那里属于这“国”,过了这条线,则属于那“国”。

  关于战国时期,大家都知道“战国七雄”,也几乎都知道这“七雄”是秦、齐、楚、燕、韩、赵、魏,还知道这“七雄”的地理分布,秦在最西边,齐在最东边,楚在最南边,燕在东北,韩、赵、魏则是从原来的晋分出来的,处于中间偏北的区域。

  但往前推,推到春秋时期,有一个相应的代表性名称,是“春秋五霸”。“春秋五霸”的概念,其实和“战国七雄”决然不同。

  “七雄”指的是当时仅存的几个主要的国家,“五霸”说的却是五个人—— 齐桓公、晋文公、宋襄公、秦穆公和楚庄王。“七雄”可以用地图概念标示出来,这七个“国”差不多就覆盖了当时的中国。但“五霸”不是,“五霸”的政治势力,不是疆域式的。

  这中间牵涉了从春秋到战国,很不一样的“国”的形态。那个时代,有很多“国”错落分布在这块地方,我们可以找到许多“国”的所在,但“国”与“国”之间没有明确的国界。

  过去一百多年间,有过几位真正下苦功的学者,如顾栋高和陈槃,他们将先秦史料彻查过,一条一条比对,想办法还原画出古地图来。他们找到了许多春秋时期有记录的“国”,在地图上把它们标记出来,给了我们一个重要的修正观念,那就是春秋的“国”数量惊人,在数百之谱。

  然后到了1943 年,侯外庐先生首先提出了一个关于“国”的新理解—— 城市国家说(侯外庐《中国古代社会史论》)。这是什么?侯外庐主张从西周到春秋,文献上所提到的“国”,其实就是一个“城”,是一个“城”的体制,而不是常识中有领土,领土中有村镇分布的形态。

  侯外庐提出的意见,在中国撼动不了根深蒂固的传统看法,没有得到太多的重视。反而是在日本,有两位研究“东洋史”(日本人对中国历史的称呼)的学者,受到了启发,并借鉴西方古希腊的历史,差不多同时进一步发展了“城邦国家说”。

  这两位学者,一位是贝冢茂树,另一位是宫崎市定。他们从中国古代史中划分出一段特殊的“城邦时代”。从西周到春秋中期,中国分成许多单位,每一个单位,诸侯之“国”和大夫之“家”,是一个个独立的城,借由封建制让这些独立的城联结起来,构成了周朝的政治系统。

  侯外庐

  《战国策·赵策》中记录了一句话:“古者,四海之内,分为万国。城虽大,无过三百丈者;人虽众,无过三千家者。”这句话显示到战国时代,人们仍然留有对于之前“城邦时代”的记忆,而且清楚意识到自己所处的环境,与之前时代的差异。

  我们当然不必认真相信古代有“万国”,“万”只是用来形容数量众多的概数。和战国时相比,原来的“国”数量一定是极多的。《逸周书·世俘解》中记录武王伐纣,一共灭了99 个“国”,自动臣服的有652 个“国”。古文献里也多次提到,武王第一次发兵翦商时,大会孟津,来了“八百诸侯”。这些数字,都显示了那个时代的“国”一定不大。对应《战国策·赵策》中的说法,那么一个“国”的规模,是每一边几百米的墙围出来的城,城里住着顶多万人左右的居民。

  这样的主张,在后来出土的周朝考古遗址中,进一步得到了证实。例如1998—2000 年在河南焦作挖出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城,北边的城墙长295 米,另外三边都是270 米长。城墙的高度约9米,城基最宽的地方有5 米,城上方则大约3 米。

  综合文献和考古资料,我们能够重新整理这一段古史。之前提过,新石器晚期,可能在夏人手中,有了夯土技术的突破,开始了较大规模的城墙工程。夯土需要动员大量人力,也就同时促成了中国国家组织的第一步关键扩张。早期的夯土城墙规模较大,周朝以后的,反而变小了。如何解释这样的现象?

  早期只有少数掌握特殊动员能力的部族,才有办法筑城。筑城是一件少有的大事。能组织、安排筑城的部族,拥有高阶的统治地位。然而随着夯土技术的普及,再加上统治形态的改变,到了周朝,筑城已经不再是多么稀奇、多么了不起的事了。较边缘的地方、较少的人,都知道如何筑城,都有能力为自己筑一座城。这种条件下筑起的城,规模就不会那么庞大惊人了。于是,有一个时期,在中国这个地域范围内,大家竞相筑城,两三百年间,绝大部分聚落都重新规划了自己的居住区,改造为以“城”为中心的居住形态。

  (本文摘自《讲给大家的中国历史:从列国到帝国》,杨照著,中信出版社2018年10月)

裕民大厦 赤眉镇 万科花园路 红山口 学院胡同
嘉园二里南门 徐岭村委会 后营村 西大桥街道 广灵二路
澳门大富豪官网 澳门百老汇游戏平台 威尼斯人网上 网页百家乐 牛牛游戏
赌球网 威尼斯人网站 现金游戏 威尼斯人官网 手机赌博游戏
葡京注册 威尼斯人官方网站 巴黎人赌场官网 至尊赌场 澳门葡京娱乐网
百家乐网页游戏 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场 银河国际娱乐 现金扎金花